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书法家 > > 邰劲

书法家邰劲简历简介

书法家邰劲图片

邰劲,生于1969年4月28日,南京人。五岁在祖父的指授下开始学书,初习唐楷、魏碑,少年始习汉隶。高中于南京新宁中学美术班系统学习了三年绘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博物院特聘书画家。  1988年始先后结识了庄天明,马士达、辛尘诸先生。199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首届书法班。1995年参加了各位先生倡导的书法交流活动,倡导者们超人的智慧心量,无私的言传身教,可谓是用心良苦,年轻的同道相互切磋琢磨,真参实修,意念精纯,在这种真诚的良好艺术氛围的感染下,激励着自身在书道上不断觉悟,个性化的书风逐渐形成。1999年加盟杜江先生主持的天成书法艺术工作室,从事部分书法出版物的编辑工作。2007年策划举办“非物质”昆曲书法展(周庄)。2009年举办首次“如是我闻”大型书法个展(南京江苏省美术馆)。主要作品参展有:“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书法交流”南京展、苏州展、“书法交流”四人展、“江苏省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江苏省青年书法家精品展”、“全国第八届中青展”。介绍文章数篇散见于各种专业报刊。 编辑多部书法专业书籍和光碟,先后出版两部个人作品集,作品多次被国内重要碑林、收藏机构及个人收藏。近十年来策划组织了多次颇具影响的联展。

邰劲的“亮点”

马士达

  我与邰劲的“忘年之交”已近二十年,常有联系,交情不错。最近,承他对我的敬重,想请我写篇关于他的作文,我允诺了,当说我十分珍视我俩之间的情愫。后来又懊悔,因未提笔便“思塞”,真懊恼自己对自己写作低能的没数了。酝酿(实际是拖)了两个月,只字未写。日前,邰劲登门“造访”,我狐疑他在作催促的“暗示”,恍悟此事再拖,就是我对他对我的敬重的不赏脸了。怎么办?写!怎么写?硬着头皮!怎奈我这“老马”并不“识途”,只能信马由缰——边溜达、边唠叨。我最想“唠”的是邰劲身上令我欣赏的“亮点”,“叨”的是亮点以外的“微词”。

  亮点之一,邰劲有着良好的艺术才情。有人问,什么是才情?说白了,就是艺术的天赋,他关乎从艺者对艺术的感觉、认知的灵敏度。这亮点,早在十八年前,当我首次目睹邰劲向我讨教的临摹作品时,便被眼前二十不到的楞小伙超常的功力所打动。只见所临方寸大小的行楷书,通篇气脉灵动,结字善妥,字划精准……别看我已习书二十五载,怎奈“粗率”惯了,如此得“唐法”的细活,指定“揽”不下来。自此,邰劲的名字便在我心坎烙下了印记。说来都是“缘分”,当时邰劲就读的南京艺术学院书法专业办在无锡,莘莘学子为了求知就好串门,去寻访世外高人。不久,邰劲、陈峰“一拨子”竟不意拜到我的好友庄天明门下。彼时,天明兄醉心于阅读儒道释三家经典因自号“三道人”。尽管他就职于无锡市少年宫,从事教小孩书法的工作,惟因其奉行古人的存心、养心、求放心的教学理念,倒也乐在其中。所以他的教学质量很见成效。不少少儿的书法作品频频在国内外展赛中入展、获奖,连无锡市少年宫在全国都有了名气。闲暇,天明兄也乐与书画家同仁交友,与之为友者都能在相互交流切磋中获益。偏以老朽我为例,当初得以茅塞渐开,亦诚与天明兄的醍醐灌顶的启示至关。

  邰劲拜上庄老师可谓如鱼得水,实缘于老师有德望、有学识。天明录邰劲为弟子,乃洞鉴其具才情、见聪慧。像此,师生之宜情深意长。稍久,天明屈尊为徒弟的老哥,邰劲当上了庄府的食客。言及授业,三道人的布道以“明理、善学、养德”为三部曲融进具体的格物致知。按邰劲的“萧散”的人性,应贴近于“简远”,做法上一改他由原先效唐法为法汉魏,意在碑帖相融,落实性情为本,切近艺术本真。进而师徒一起演练,老师变言教为身教,在现身说法中令弟子由实践增慧识。据悉,为了验证知和行的统一,破除心与手的障碍,他们常常练功到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的程度。历时两年有余,好一派认真刻苦的精神!截止此际,依我看,如果说邰劲此前所习之字应规入矩,只能定位在学法的初级阶段。嗣后经过三道人的费心调教,他已步入“师心尚气”,首重“神意”的提升轨道。这时候的笔迹,汉碑的气厚,魏碑的拙朴,唐书的严谨,在兼收并蓄中相得益彰。彰显着书法的正则,也彰显了邰劲的才情与气质。也许出于偏爱,若论才情与书法的实际水平,我谓在同辈之中恐怕是很少有人能与之匹敌的。

  亮点之二,1995年起,随庄天明、辛尘及我等主持的“书法交流”活动的开展,邰劲的书法又呈现出良好的腾飞势头。有目共睹的是,他是活动最为积极的参与者。每次不仅参加交流的作品数量最多,而且书体涉及楷隶行草,创作态度极其认真,也每每得到同道赞叹和老师的褒扬。显然,他最大的用心是要借助交流展示的良机,用作品昭示自己的审美取向;通过诸多心裁别出、大胆尝试的作品去释放自己的艺术能量,由同伴品头论足,让老师点拔剖析,以期去伪存真,切入真宰,利于今后的取舍。毋庸质疑,此举又分明受到其恩师“三道人”的“法乎无”,一,其深层含义,正反映出庄先生对书法之法的会心慧识,“无”即“无法”。“无法”相对于“有法”,即书法艺术表现中必须遵守的规定性的“基本法”而言,决非指可以信手涂抹的“无法无天”,而是从强化艺术表现的价值取向看,对基本法作充分的活用,指向出神入化。这种臻于“化境”的迹象,已让人很难用语言、文字描述其具体表现手法如何实施;神乎其神的效果,也便成了妙不可言、只能以心会感受的高趣大则。技法、神趣的密码,恰如颜真卿的《祭至稿》,通篇酣畅淋漓,韵味叠出,可是,并无法以通常笔法、无法的第一层奥意所在。二,不可否认,从现实的艺术表现看,无法实也可以理谕为对基本法作精度、难度乃至综合功能的高度攀登。使之登峰造极,令他人难以企及。你的有法自当看作别人的无法(包括以前的自己)。由此可见,无法的意旨决不玄虚,而正指向艺术的终极目标,最为有力地服务于艺术创造。那么,如果以此考察邰劲的所事所为,他工写兼施,师法多家,乃是在吸收综合的营养,求诸通感,他坚持自己面目,强调性情为本,是为之绝去依傍之嫌,走向自我创造这足以表明他已审察到时下众多习书者误把继承局限于摹拟,丧失自我创造精神的通病--大悖于书为心画之道谛。所以他的做法正反映了他的清醒。再恕我偏袒偏议,每当我看邰劲的作品,总能看出他的探索有角度,每件作品都想营造亮点,不时出现的神来之笔,已不止一次令我称绝。心里夸耀邰劲真神!据悉,海上著名书法家沃兴华先生在某次书展中看到邰劲的展品,也曾对他的良好表现赞口不绝,甚至非要我找到他见上一面,交流看法,面授机宜。

  亮点三,邰劲有良好的艺术状态。这全是由他的为人冲淡,善意,与世无争的萧散心态所决定。因为冲淡,他活的自由,处世自在;因为善意,可以结交良师益友,辅佐他共赴艺事;因为无争,他能摆脱人事纠葛,可以一门心思地沉浸到艺术谋求中去。他嗜酒,但我并不同意庄天明所谓的“借酒”浇其不得志的书法,认为这正是邰劲豪情与放逸的见证。愧我不能。理由是,我从未看到过他愁眉苦脸,倒是我所见他的书作,仿佛都能推想其作书时从容自在,真情郁勃,忘形得意的绝佳状态。爽!

  一点微词:除去上述亮点,邰劲的光头也是特殊亮点。而今不少“艺术家”不管他有没有本事,总要蓄长发起码充个样子,嫌头发长的慢,他却绝去华观,并不象作秀,但觉他磊落可爱了……只是,下面我倒想把偏爱、可爱转为关爱。越觉越是朋友也越该对他的不足来点忠告。我正色说:邰劲有才,纵然尚未“傲物”,但至今他所做的艺术努力,基本还陶醉在“恃才”的层面。君知否,艺术之事,成效大小的关乎才情,但它只意味着一些“优势”,绝非成功“关键”,关键终在于学识。学识得之读书益智,智慧发而为理性的判断思考。那才是“大聪明”。邰劲以往多忙于动手而忽视读书,我看亟需调个个儿了……待到未来某日,当我不时听闻你以醒悟来震我“聋”,发我“聩”;我不是行家也会向你伸出手去,掂量你“有没有”了。到时候,你是“黑马”,我才是苍头白马,也要与你来场赛马。我明知自己准输,唯希望你也要让我输的明白!

 

中国现代书法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