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书法家 > > 苏险峰

书法家苏险峰简历简介

书法家苏险峰图片

苏险峰,号墨禾、自署汉风楼主。1973年1月出生于江苏张家港市,毕业于常熟工学院书法篆刻大专班,师从高卫平,张锡庚,徐世平,王增军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苏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张家港市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书协培训中心王增军二期隶书班、高研班、精英班班长。作品入展江苏省第三届新人新作书法篆刻展览,全国第八届、十一届书法篆刻展(列前六十名优秀书家),二届全国隶书展,“吴门书道”晋京展、南京展、哈尔滨展,日本展,岭南展,“雅集虞山”苏州市中青年书法家十二人展,“得意之作”苏州市中青年书法家二十人展,书法报国际书法年展等。

学书近思录
学习书法已三十多年,临习汉碑时间为最长,也习楷行草。尤喜天真烂漫的汉代摩崖石刻(石门颂 西狭颂 杨准表等),时有感悟,从未曾整理过,上个月突发耳疾,在家休养,与外界减少了联系,思考了许多.二0一九年十二月份,又逢王增军老师访学班在张家港举办,聆听王老师授课,感悟颇多,稍作整理近期思考,与各位道友分享。
一、书法的三个层次 
书法有三个层次,一技法 二心法 三自然法。技法为入门之基础,心法各人不同,自然法则合于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道德经》),至变化莫测,为无上心法也。
“书道玄妙,必资神通”(唐 虞世南)。阴阳相生相合,是万物自然生存之道。合天地运作之规律,道法自然。
由无意到有意,从技法到心法,最后化心法为自然法,万殊一相,物我两忘,笔我合一,意随笔走,心相无限,自然天成。
二、学习古代碑刻 
学习古代碑刻是为了领略古人的创作状态,古代碑刻是古人书写的定格,现代人谁也没见过当时的书写状态。我们临古,需要提取,赋予原碑刻鲜活的笔性,墨性及虚实,相关系。首先要专注一碑,临得进,临得象一碑,训练从眼,到心,到手的功夫与能力,启发自身的创作想象力。所有的舍为了得。如果你的临碑帖时发现了原碑帖的不足,心里再去想象下如何处理会更好,那么你的审美就开始启动了!这种意识的产生是一种自己本意识的苏醒,这也就是你自己审美取向,你的临帖自然就有了生命。
三、学习汉碑之大气象 
学习汉碑需要用心去感受、欣赏和学习,要努力做到以眼观心,心,碑想通。刚开始需要一笔一划的去品读,玩味,去精临,反复细致地观察,如此的学习过程,让我们慢慢的体会到大汉气象中的壮阔与苍茫、古拙与从容。清隶中缺少这种大气象,清人的隶书有他们一套独特的书写符号,作品刻意,过于模式化,忽略了自然的天趣。不论他们去临何种汉碑,写出来就是“八股汉碑”,出来的气象还是不够高古,有失大汉气象。

四、汉碑之高古气象  
汉碑之高古是气脉浑然,意象苍茫,精神高迈。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只有通过反复的观察才能感受到,心里有感受,笔下气象才能出来。有些汉碑经过几千年的风化,碑文已经模糊斑驳了,自然而然产生了神秘感,临习时可充分发挥自己想象力,从而获取书写灵机。汉碑与汉印都有其生动之处,个个都有生命力。汉碑反映的大汉时代的高古气息,是从大篆传延下来的写法。汉代的石刻与石雕气势雄浑,但却不露痕迹,正所谓大朴不雕,大巧若拙,大象无形。
五、汉碑及摩崖之汉三颂 
《曹全碑》为东汉隶书典型成熟汉碑,秀丽,端庄,初学隶书可由此入,得汉隶古法。
《礼器碑》《曹全碑》与类似,但主笔意识已具,有楷化现象
《张迁碑》《鲜于璜碑》方正古拙,意趣天真,习此类碑可写大字。
汉三颂是指《石门颂》,《郙阁颂》,《西狭颂》,都是汉碑摩崖中大气象的摩崖石刻,时间相近,但风格差异很大,可见汉碑之一碑一奇,面貌的多样性。
《石门颂》结体左右伸展,笔势奇峻,气度不凡,其审美趣味易为学习者接受,《杨淮表》则在其基础了收敛了许多,更见古拙之意。
《郙阁颂》质拙朴厚,气象敦厚,与常见的隶书有很大的差别,受众面较小,与唐楷中颜字有相似之处。
《西狭颂〉〉比较端正,已稍有楷意,但有些写法又有篆意,形制高古,端严中气度不凡。
有时临习汉碑,不一定写的是汉碑那个形,要取其意,传其神,深挖其深层次的审美特证和意趣,写他的大气象与大格局,这就是为何有些人临的非常像却不是他,是因为没有把握基其根源。
六、线条是书法的核心 
线条是书法最核心的部分,也是书法生命,有了不同形状的线的出现和组成才构成了书法。每个人每个时期对线条的表现与感悟也是不一样的。笔,墨,纸,环境与心情的变化都会影响到线质,通过反复的练习和对大自然的不断的感悟,来提升线质是每一个书家一生要努力去做的事情,个人认为线条的应该从秦以前的文字去得,那些线条才是真正具有金石意趣,具有原始性的线条,是本,是源。
上述皆为个人拙见,定有不当之处,望各位师友指正。

苏险峰2020年元月二十七日
 

中国现代书法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