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书法家 > > 王亚洲

书法家王亚洲简历简介

书法家王亚洲图片

王亚洲,男,1965年生人,字臻一,号雅舟,别署竹音阁主人。中国书协创作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书协理事兼篆刻委员会副主任及创作委员会委员,安徽省青年书协副主席,《中国篆刻家》网总编,《青少年书法报》特约编委,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另任安徽省民族管乐委员会常务理事。现就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    作品荣获中国书协主办六届国展全国奖、首届楹联展金奖、首届正书展优秀奖(最高奖)、首届青年展全国奖、二届临沂书圣文化节"羲之杯"大赛优秀奖、“煤电杯” 书展一等奖、“全国青年国庆书画展”二等奖、“冼夫人杯”优秀奖;入展中国书协主办首届新人展、三、四、六届中青展、首届行草书展、七、八届国展、首届、二届国际篆刻艺术交流展、二、三届篆刻展、首届‘兰亭奖’作品展、五届楹联展、首届大字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大型书展——全国中青年书家提名展;入展西泠印社主办首届国际篆刻书法大展、纪念方介堪先生诞辰百年名家书画邀请展;入展第二、三届经典与当代书风作品展;入展今日美术馆主办第二届流行书风、流行印风展、第三届流行书风提名展;作品被中南海收藏,勒石多家碑林、碑廊;入编《中国印学年鉴》、《中南海收藏书法珍品集》、《全国获奖书家作品集》等多部大型典籍,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王亚洲书法篆刻艺术暨收藏作品集》;曾在《中国书法》杂志社举办个人作品研讨会,在安徽省博物馆举办个展暨收藏展。    因书法篆刻艺术成就显著,曾被授予安徽省精神文明 “十佳”先进个人、安徽省徐悲鸿教育基金会首届美术奖、安徽省首届青年书法家“十杰”和《青少年书法报》“ 最佳中青年书法家”称号。

快乐真好 —— 王亚洲

      我的翰墨生涯至今三十余年了,一路走来,我应该在“墨海”里畅游了一把,但静下来仔细想想,我其实只是在此海边湿了湿脚而已,因为面对这片海,我还在张望彼岸的大概位置……寻觅的过程有苦有乐,苦只有自己知道,我很少与他人提及,因为本来的我生性快乐,与书法艺术的出发点也极其简单——快乐自己,快乐他人。 

我一九八二年从戎,当时实在不知道什么是字帖和印章,看到前任文书留下来的字帖和篆刻集,我便仗着自己的小聪明,模仿着捯饬起来。第一次刻章,是找了块长得周正一点的木块,煞有介事地进行了一番打磨,拿着削铅笔的小刀,费了老鼻子劲儿,把人生第一方“印章”给“挖”了出来,尽管手上划了不少口子。现在想来,没有这些“伤口”,恐怕也没有我今天的篆刻成就。所以,这份快乐是纯正的。 

从部队到地方后,我拿着自己的“作品”到处走动,有时候还会约上一两位书法友人。记得有几次到当时住在平房里的张学群先生家求教后,他总是把我们留下来吃饭,天气稍热时,就干脆把一张可折叠的桌子搬到门前的大树下。当时的学群先生酒量了得,我等都不是对手,每每其乐融融,酒足饭饱。一晃快三十个年头了,至学群先生任省书协第四届主席团主席时,我是省书协秘书长,五年的合作极其融洽和愉快。现在想来,这种长期以来保持的感情是真挚的,是没有距离的。所以,这份快乐是自然地。 

全国第一届新人新作展,我尝试着投了一次稿,是用毛边纸一个字一个字写后间隔着拼接起来的一幅楹联,入展了。坐在办公室的我,打开入展通知书时,竟然情不自禁地从椅子上跳将起来,旁若无人地叫喊着“入展了,入展了”,稍显安静的办公室同事们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且略显幼稚的举动吓得不轻。现在想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入展、获奖的次数增多,这样的激动场景几乎没有了,也淡然了。所以,这份快乐是新奇的。 

全国首届楹联大展,我和金泉同获金奖,未曾谋面的两人约定同往福州,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饭店共进午餐,就着几个小菜,一斤白酒平均分了,且仿佛茶水。一路上,上下铺的我俩开始了对联,我出上联,金泉对下联,金泉题上联,我便赠下联,于是乎在一个小本本上留下了百余幅联句,不知不觉到了福州。后来,金泉用小楷将这些对联全部抄录一遍,原迹金泉自己留下了,复印件寄给了我,很有意义,有的联句至今读来还很是精彩。现在想来,这样的情谊是艺术和学术带给我们的,像战友一样,再长时间不见,一见面就仿佛昨天。所以,这份快乐是永恒的。 

二OOO年,我的首次个展暨收藏作品展同步在省博物馆展出,期间,我策划了书坛十人黄山游活动,何昌贵、索宏源、崔廷瑶、刘新德、刘颜涛、米闹、李强、王金泉、韦斯琴应邀同往,一路上,谈笑风生,我也在车上卖弄着笛子、巴乌、葫芦丝,段子和笑话更是不绝于耳。宿在青山翠竹环抱的宾馆里,我的笛声成了“叫醒服务”。三天时间,大家领略了黄山之美,也汲取了黄山之灵气,整个活动十分圆满。此次雅集似乎开了书坛雅集的先河吧。现在想来,大家的相处是幸福的,书坛应该多一些这样的情感和书艺共进的雅集。所以,这份快乐是恬美的。 

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时,我策划、主编的《中国书法出版工程——中国书坛名家手卷系列丛书》荣获了编辑出版奖。此丛书十二函,每函十册,计一百二十册,可谓书法典籍出版之首吧,在中国书坛产生了积极影响。此书的动意源于张海先生担任中国书协主席的前半年,我委托书友购了一件张海先生的八平尺小行书手卷,后陆续又收了几件其他书家的手卷,张海先生担任中国书协主席后,我如获至宝,收藏手卷的想法一发不可收了,约两百六十多卷时,脑海里便有了编辑出版手卷丛书的念头,便以自我标准从全部收藏手卷中遴选了一百二十件作为丛书出版作品,张海先生为丛书题了签。沈鹏先生知道此丛书后,很是赞赏我的这种精神,还鼓励我办个手卷展,并欣然为我题写了“中国书坛名家手卷作品展览”展标。后来的几年里,每当遇到书坛道友,都会谈论这套丛书,且“如此规模的作品收藏和出版只有王亚洲能做成”这样的溢美之词也每每被提及,我自然心里美滋滋的。最近还有道友说,这套丛书意义非同凡响,虽然过去了不短时间,但还是可以考虑搞个仪式或座谈会,这倒也提醒了我,找个适当的机会吧。现在想来,很多事情的成功靠的是友情,靠的是坚持。所以,这份快乐是真诚的。 

书坛越来越多的朋友知道我会吹笛子,自从上了中国书协春节晚会和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迎春晚会节目后,知者更多了。于是,我成了书法家中笛子吹得最好、笛子界中我书法写得最好的人。在很多书法讲堂里,我都会适时讲讲书法与音乐的关系,这也引发了我专注这一课题的研究了。记得在一次讲学中,为了用笛子表述“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的含义,我演奏笛子独奏曲《汇流》的开头一句,即从笛子的最高音连音吹到笛子的最低音,大家很是期待,结果最高音吹了三次没吹吹出来,演砸了,大家善意地笑了,我只好给自己找台阶说“笛膜松了,笛膜松了”。想在想来,对待任何一门艺术都应该精益求精,达到了一定水准后,便如入无人之境了。所以,这份快乐是轻松的。 

三十余年的翰墨情缘,过程中有着无数的快乐之事,以上仅仅例举了六七件而已,如此只想表述一个观点:快乐是纯正、自然、新奇、永恒、恬美、真诚、轻松诸多元素的综合体,书法也应该如此吧! 

 

中国现代书法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