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书法家 > > 武垒

书法家武垒简历简介

书法家武垒图片

武垒 别署瘦竹斋主、芙蓉堂主。字固之,号梅香子、号印堂后人。1962年12月生于山西武乡。汉族,大学文化。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当代国际书画艺术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学部委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山西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山西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青联常委,山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作品入选全国第五、六届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五、六届(提名)、七届、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首届、二届楹联书法大展;全国首届、二届正书大展;全国首届、二届书坛新人作品展;全国首届隶书大展,获首届、二届“神内杯”全国书法大赛金奖;获文化部首届书法群星奖银奖。出版《雷锋日记摘抄字帖》、《武垒钢笔行书临古贴》、《赠诗集萃钢笔字帖》等书。主编《中国硬笔书法百科全书--青年必读文库》和《山西硬笔书法家精品集》等十几部书。 其个人传略收录《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东方之字》、《世界书画家名录》等十几部辞书典籍中。《山西日报》、陕西电视台、黄河电视台、《青少年书法报》等有专题介绍,被评为山西省首届跨世纪文艺新星、全国十大硬笔书法杰出人物和全国百杰书法家。 讯址:030006山西省太原市师范街152号山西行政学院

本是同根生,软硬各不同--武垒美工笔行草书研究断想

中国的现代硬笔书法艺术如果从其发生期的前段开始研究的话,其研究者、探索者们如邓散木、白蕉等人来看,全都是用惯了软笔的毛笔书法家对硬质性新工具书写表现力的一种尝试,及至本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中国现代硬笔书法艺术的兴起,这一艺术运动的倡导者、推动者们也大多是写过毛

笔书法并且具有一定毛笔书法修养的人开始尝试探索这一新兴书写工具和新的书写方法 ,在中国现代硬书这一新兴艺术形式由发生期向发展期过渡并在艺术功能上逐渐分化,即根据社会功用开始向艺术性和实用性分化的过程中,注重艺术性这一类中涌现出来的高水准代表者如田原、崔学路、沈鸿根、田英章等成绩卓然的硬笔书家也都是毛笔书法家,具有双重身份。由此可见,毛笔书法的艺术修养和水准是不可或缺的,这也是当前中国硬笔书法界所不能回避的一个事实。 

山西武垒是我多年好友,也是近年硬笔界一位水准和名望也越来越高的青年书家,他的硬笔行草书以其独特的风格、深湛的功力和深厚的的内涵越来越受到硬笔界人士的重视,武垒应该说也是一位双重身份的书家,他是中国书协会员,近年毛笔作品入选五、六届全国书展和几界中青展,硬笔书法上成绩更是不胜枚举。

丙子年初,我给武垒兄出了一个难题:请其用毛笔和钢笔书写一件作品,要求内容、格式、风格、书体等最大程度上保持一致。但当我接到这两件作品时,我发现这同时也是自己给自己出了难题:这两件软、硬笔作品却是似与不似。近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软、硬笔之间存在的某种微妙的关系,这二者之间的异与同、相互依存关系、相互制约与发展都是相当有意思的。而且,近两年我常有一种想法:即致力于毛笔与硬笔书法比较学的研究,并且将这一刻提货研究方向深入和推广下去。我想,这将会有助于软、硬笔相互取法和表现上尤其是硬笔的表现技法有很大程度的促进和指南作用,将对于发展期中国现代硬书的进一步向艺术型转变有推动作用。 

武垒的书法以碑、隶为基,以明清一脉行草书为底蕴,其毛笔书法和硬笔书法注重结体的造型和章法的构图,用笔随意天然,十分开张奔放。对于硬笔书法创作,武垒曾说:1.我是先写毛笔后写硬笔;2.我的硬笔出自毛笔风格;3.我的硬笔偏重于艺术而不注重使用。当我将两件作品相比较时,感觉风格是十分相似的,如一对孪生姐妹。既然是相似,那么便有似与不似的区别,而且用两种性能不同的工具创作,必然会有不同。于是,我便把着眼点发昂在技法表现上的同、异分析,并想通过一的分析理出一些软、硬笔技法表现上的各自优势,以此来达到对硬书的分析与研究。 

可以说,这两件作品在用笔方法上是基本一致的,包括一些线条的曲折、伸展。但我们首先应分析其不同,这样更有利于对软、硬笔书法创作进行比较。如第一个字"落",起草字头之两点,毛笔因其易于表现点画线条之粗细变化,便采用了点的形式,塑造了两个形态不一的形状,而硬笔(虽然是美工笔)于形状较小的点其塑造也比较困难地使两个点形状不一,所以采取了两点连结成横的形式,这样不仅使两点富于变化而且又避免了呆板少变化的两个点的形状,但从理性角度而言,硬笔似乎限于工具的性能,更易于表现线条而不易表现形状变化复杂多样的小的笔画或点一类笔画。另外,在这件硬书作品中有两个字的笔画是与毛笔作品区别较大的,"还"和"迹"的两个走之的写法采用了收笔向上挑的方法进行处理。尤其是"迹"字,毛笔书法作品中的写法带有浓烈的隶意,燕尾形状很突出。搞过硬笔尤其是用过美工笔的人都很清楚:硬笔书法中的楷、隶书的捺是比较难处理的笔画。因为美工笔这种工具虽然比较能表现线条之粗细变化,但根据笔尖之构造,写撇时可使弯头笔尖与之产生接触点大小之变化,而写捺时笔尖的弯头是与笔画的走向相同------向右下拉,只能靠手指的按使弯头笔尖的两片分开产生线条的粗细,基本不存在弯头笔尖以纸接触面的倾斜角度。因此,硬书中的捺而是因工具构造而难于处理和表现的。在这里,作者的硬书作品中便回避了这一问题而采用了向上挑的方法,舍弃了毛笔那种代隶意的写法,另一方面也使得此件硬书中的四个走之较之这件毛笔作品更富于变化。作品中?quot;人"字之末笔,笔画写的十分轻灵,起笔轻,收笔轻,塑造了一个柳叶形状的笔画,而硬必要想表现这样的形状也是十分困难的,因而只能采取一种简单直露的方法,写成一小段或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线条的东西,笔画的形状是非常简单直露的。"衣"字之横,毛笔带有隶意,而硬笔也是一个直露无变化的线段。末笔之那的顿笔转折,硬笔也是不明显的一个小变化,如果完成毛笔那样的动作和曲折感,恐怕要有生硬之嫌。 

通过这两件软、硬笔作品技法的分析,由此可以得出,硬笔书法在用笔和表现上,易于表现用笔的曲折变化和线条的伸展连带 ,而于点之类的精微变化是相当困难的。因此在硬笔书法的表现技法上这些是应当回避的,而应扬长易于表现结体造型这一优势,在注重塑造笔画形状的基础上,更应该向表现结体为上,故硬书是否应该在创作表现上与毛笔书法的"用笔为上"持相反的态度而是以"结体为上"的路子呢?我想,对于硬书,结体应该是第一生命,一味强调笔画形状的塑造将会是事倍功半的。 

另外,我假想:想武垒这样一阶梯造型为主的毛笔书法家和这种风格,易于用硬笔表现出自己的毛笔风格或能写出很生动的硬书来,但对于舒同、吴丈蜀、弘一法师这类偏重于笔画内涵而结体很平淡一路的行草书,恐怕不是很适合硬笔书法取法和表现的,因为硬书界已有成功取法明清、郑板桥等一脉的结体见长的风格作品,而较少见到取法吴丈蜀、弘一法师一脉结体平淡风格的比较成功的硬书作品以及偏重于隶意点画的章草作品。我想,通过毛笔与硬笔书法之间的比较与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对于硬笔书法的取法、表现将会是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 

 

中国现代书法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