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要闻 > > 冠状病毒》机师为何染疫风险高?重症医黄轩:飞行时间越长风险越高

冠状病毒》机师为何染疫风险高?重症医黄轩:飞行时间越长风险越高

时间:2021-10-14  来源:会员投稿  


新头壳newtalk

昨天台湾传出一例境外感染者,为华航女副机师,虽打完了2剂莫德纳,因Ct值从33升至22,被判定处在刚感染的状态。重症医黄轩认为,为什么机师容易被感染?不外乎机舱内狭小、前往地点都是疫情大流行地区、要接触不特定的人物等原因,因此飞行越久,风险就越高!

黄轩说,有「4大师团」最容易被病毒或细菌传播:

1.医师/护理师

2.机师/空组人员

3.厨师/运输人员

4.教师/军警人员

而这四大类的族群有共同点,就是反覆要接触外界许多「不特定」的人物会很多、工作地点狭窄或有时候更必需群聚在一起,才能完成艰鉅的任务,以此来看机师的状况,他指出,该名染疫女机师前往地点为高风险区,如美国安克拉治机场,上次台湾在4月有多名机师感染病毒,后有共飞机师8人的传播事件,其中半数以上有到过美国安克拉治机场。而本次华航女副机师也曾派飞国家,分别为美国安哥拉治与新加坡。尤其美国安哥拉治机场,仍然是COVID19 病毒高风险地区之一。

另一个原因就是国际航空指引不一致。黄轩表示,当前全球各地许多国家,在无法保持安全距离之下,早已经建议或强制规定一定使用口罩。但是,根据国际民航组织(ICAO) ,预防和管理民用航空公共卫生事件的国际组织 (CAPSCA ) 以及国际航空运输协会( IATA),各界的国际组织,其建议,也不太一致的 ,尤其有几下几点大为不同:

在驾驶飞机时,在驾驶舱内使用口罩,有规定,但不一定是强制性的。例如:

1)当飞行员决定在驾驶舱中使用口罩时,应进行安全风险评估。国际机师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ir Line Pilots' Associations,缩写IFALPA)的立场是,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当机门关闭时,飞行人员应该可以选择在驾驶舱内取下面罩。

2)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鼓励在飞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都配戴面罩,但这不一定强制性的措施。

3) 而美国联邦航空(FAA)修改了其座舱氧气面罩法规 : 当飞机离开控制站时,FAA要求飞机控制系统中飞行员使用氧气面罩,以减少飞行员暴露于面罩上,可能存在的任何可能性的病原体。

其次则为驾驶舱空间狭窄。黄轩说明,研究人员在机内驾驶座内,模拟了病毒飞沫在驾驶舱现场,很快的就发现,在狭窄空间的驾驶座内布满了,四散的飞沫驾驶舱内,若飞机师又得触控许多按钮、物品,即使这些接触面在起飞前早已消毐了,而后来的任何一位飞航工作人员只要有人不小心一声咳嗽出入驾驶舱,或不带囗罩,却带着病毒入驾驶腔,其实狭窄的驾驶舱,很快,也很容易就被污染了。他指出,若飞机师在长途飞行中,一直触碰到这些许多按钮或物件,而下飞机前又挖鼻孔,又忘了勤洗手,很快就是会被传染的!

黄轩认为,飞行太久也是其中一个原因。美国国防部,也曾发布了使用波音777-200767-300机身,模拟人体飞行期间的气溶胶行为和病毒情况。研究显示只要有用HEPA高过滤系统,其病毒气溶胶可减少99.7%。但作者,却作出结论:每飞行54小时,就会有1次感染。而在12小时飞行中,却是零感染。因此,累积飞航时数愈长,得到的感染机率,就会愈高!而这次华航女副机师在飞完美国长程,又派去短程的新加坡,代表飞行时间越长,接触到越多境外地点,当然风险就越高了!

最后,黄轩于文末表示:「我们得向所有冒险前进高风险区的任何航空人员,説: 谢谢,辛苦了!」因为有他们的努力,我们民生、经济才会安定。他认为飞行,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因此此时此刻要为机组人员

一起加油打气啊!「千万不要标韱他们,还有他们的小孩,我们大家都要为,这些愿意去高危险区域工作的人说:感恩,你们专业的付出!」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