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要闻 > > 两个媳妇生下1男2女,重男轻女的婆婆差别待遇竟如此大!

两个媳妇生下1男2女,重男轻女的婆婆差别待遇竟如此大!

时间:2022-01-05  来源:会员投稿  

自从生下二女儿以后,生活就变得更加忙碌,光是要餵奶、拍嗝,替孩子更换髒掉的尿布就不得空,大女儿下课以后还要替她看功课。我们的房间就这么丁点大,连张婴儿床都放不下,现在双人床上不仅要容纳我们三人还有一个小婴儿,我趁势让一直都跟我们夫妻睡在一起的大女儿独自人睡一间房,到了晚上大女儿抱着枕头,哭着想要跟我们同睡。

「我不要自己一个人睡,我要跟妈妈睡、我要跟妈妈睡。」

「床就这么大而已,挤不下我们四个人啊。」

「睡地板也可以,我不要自己一个人睡,我会怕黑。」大女儿趴在我的背上抽抽咽咽的哭着。

心力交瘁的我刚刚餵完母奶,又因为大女儿的哭闹而分神,忘了还没有替小女儿拍嗝,在替小宝宝换尿片时孩子吐奶了。

手上不小心沾到了婴儿的排泄物,我慌忙的用湿纸巾擦擦手,再抽张卫生纸擦去婴儿嘴角的溢奶,赶紧把尿片包好,将小女儿抱起来拍嗝。大女儿依然黏在我着身上耍赖撒娇。

烦死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事情,能不能让我喘一口气。

我不耐烦地推开了闹彆扭的大女儿,说:

「妈妈已经够忙了,没有办法一边照顾妹妹还要一边看着妳,妳现在已经当姐姐了,要成为弟弟妹妹的榜样,不可以老是这么爱撒娇,现在就给我回妳的房间睡觉。」

我板起了面孔命令着,女儿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含着眼泪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大女儿哭泣的模样虽然有一点愧疚,但现在每天能够睡觉的时间零零总总加起来连一个小时都不到,实在已经分身乏术,有时甚至连餐饭都没法子好好吃上,女儿才出生不到两个礼拜,我就已经瘦回了怀孕前的体重,每天都餵母奶,对身体更是消耗。

婆婆忙着照顾小婶那每天都哭个不停的孙子,所以没有时间帮我煮麻油鸡,婆婆有时连饭都没有时间煮,就到巷子口随便买个便当塞给我。虽然这一胎连月子都没有办法好好地做,但是奶水却出奇的充沛。贺尔蒙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大脑似乎已经告诉自己的身体,我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所以乳汁总是不停的溢出,有时孩子喝奶的速度都还跟不上乳汁生产的速度,乳垫永远都是湿的,冰箱的冷藏库里都堆满了我挤出来的母乳。

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小婶生下孩子之后明明就像是被少奶奶一样伺候,三餐都吃着发奶的食物,滋补的汤汤水水一天都没有停过,但就是连一滴奶水都挤不出来,还得了乳腺炎?

果然还是小婶根本就没有成为母亲的自觉,所以连身体都不会自动生产乳汁餵养孩子吧?否则怎么会月子还没有做完就放得下心把这么小的孩子丢给婆婆?

小婶既然不喜欢孩子,又为什么要生下他?而且上天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居然轻易的就给了她一个男孩?却忽视了我长久的期盼,仍然让我的希望落空。

每次看着小婶的孩子在哇哇大哭,婆婆即使双臂已经痛得都快要抬不起来,痠痛药布一张又一张的贴,还坚持要抱着这个孩子时,就恨得咬牙切齿。

延伸阅读:婆婆经常对女儿说:真没用!我用一句话改变了她

为什么婆婆就是对我生下的孩子这么不屑一顾?从我的女儿出生到现在,婆婆连认真看一眼都没有,把心思全都放在小婶的儿子上。

女儿虽然不像小婶的儿子这么爱哭闹,但是作息还是日夜颠倒,常常半夜醒来哭着要喝奶。

那天夜里我在挤奶的过程中睡着了,还差点打翻挤了快要一个小时的奶,不小心把睡在我们夫妻中间的女儿给吵醒,女儿嘤嘤的哭泣着。

老公也被吵醒了,醒来后第一件事不是起来查看女儿到底为什么哭泣,或者帮忙她把女儿哄睡,而是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说:

「又怎么了?为什么又哭了?」

「可能是饿了,也可能是尿布湿掉了。」我诚惶诚恐地说道。

「这样下去我真的不行了,我明天一大早就要上班呢,我看我还是到楼下去睡吧。」

老公的表情像是在埋怨我,抱着自己的枕头走出房间。

我给女儿餵了奶,好不容易才又把女儿给哄睡了。拖着疲惫的身体,拿着刚才挤好的乳汁走到楼下厨房,放进冰箱,一走进厨房,就看见婆婆正拿着我保存在冰箱里的奶水在解冻。

「妈,妳在干嘛?」

「轩轩饿了,弄一点奶给轩轩喝啊。」

我看着婆婆手中的集乳袋。「这不是我冰在冰箱里的母奶吗……?」

婆婆未经过我的同意,就把冰库里的母乳热来给小婶的儿子喝,还一脸嫌恶的像是在抱怨我小气,说:

「反正妳的奶这么多,都堆满了整个冰库,其他东西都快要冰不下了,分一点给轩轩喝又不会怎么样?」

婆婆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热过的奶倒进奶瓶里,塞进小婶儿子的嘴巴里,那张贪婪的嘴用力地啜饮着我的奶水。

光是想到那团哇哇大哭的肉球,居然在偷喝着从我乳房挤出的母乳,就让我感到噁心与厌恶。

该死的偷奶贼!凭什么喝我的奶?

延伸阅读:「婆婆杀了我」发酵!5千人附议「禁姻亲干涉夫妻」成案

我们又没有任何的血缘关係,况且连他的亲生母亲都将他弃之于不顾,像个烫手山芋一样丢在这里让婆婆照顾,瓜分了婆婆本应该对我们母女俩的关爱,现在居然还偷喝我的奶水,一股恨意就像滴在白纸上的墨水一样,慢慢地蔓延开来……

「妳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啊?」

婆婆扁塌的鼻子皱了起来,像是狗一样在空气中嗅了嗅。

「啊?」

「有一股臭酸味,好像东西放了很久坏掉的味道。」婆婆翻了翻怀中孩子的尿布,又自言自语的说:「尿布还是乾净的,不是我们轩轩啊?」

我也四处寻找着婆婆所说的气味来源,但就是没有闻到婆婆口中所说的臭味。婆婆把奶瓶丢进了水槽,抱着孩子要回房休息,经过我的身边时,突然厌恶的捏起了鼻子。

「原来是妳啊?妳也太臭了吧。妳是多少天没有洗澡洗头了啊?拜託妳行行好,去把自己洗一洗好不好?」

婆婆似乎忘记了我还在坐月子,嫌弃完了,就抱着偷我的奶水吃饱喝足的轩轩上楼,嘴里还哼着歌哄怀中的孩子入睡。

我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身体,真的有令人嫌恶的恶臭吗?还是我的头髮也跟小婶一样有着大块的头皮屑。我走进浴室,脱下好几天没有更换的衣服,让莲蓬头喷出的水淋在自己许久没有洗澡的身体上,又想起方才婆婆厌恶的嘴脸,用肥皂抹在自己的皮肤上,试图洗刷那恼人的恶臭。

洗完了澡,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鬆弛的肚皮,浮现青筋又肿胀的乳房与脸色苍白的自己,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落入这样的境地?我为什么要为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家,生下这个孩子?

为什么妳要从我的肚子里出生?为什么妳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破坏了我的人生?

我开始怀疑母亲所说的话,原来都是对的。

延伸阅读:公婆重男轻女,老公这样做升级为神队友!

本文摘自镜文学《抱歉,我讨厌我的孩子》

买书请至此→博客来

*本网站所发表之文章,均由《婴儿与母亲》及其他相关着作权人依法拥有其法律权益,若欲引用或转载网站内容, 请与本公司来信接洽,违者将依法处理。联络信箱:webservice@mababy.com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