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移动端位置:字体下载 > 要闻 > > 当妈妈一定要先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才有机会做自己吗?

当妈妈一定要先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才有机会做自己吗?

时间:2022-01-05  来源:会员投稿  

「『没有自己』是正常的。当妈妈之后,全世界都不希望你有自己。」

我面前是一个打扮入时的超级美女,动作也极为优雅,坐在谘商室的沙发上,敝所立即蓬荜生辉,闪闪发亮,彷彿摇身一变成为时尚杂誌的摄影棚。

我忍不住想到一句话:「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摄影棚。」

超级吻合。

这样的她,完全看不出来是两个孩子的妈。她是雅文。

一年前,因为忧郁症与朋友介绍,雅文辗转找上了我。那时候的雅文是家庭主妇,生了一对双胞胎的她,在婆婆、先生的「期待」下,放弃了原本高薪的工作,专心在家里带小孩。

身为新手妈妈,没有帮手,也没人可诉说。带孩子的过大压力与失控感,和她以前在工作中的状况很不一样。工作上的她,呼风唤雨,工作与解决问题能力极强,几乎没有能难倒她的事情。雅文讨厌失控感,所以她喜欢、也习惯控制每一件事情,希望事情都能按照自己的计画走。能力很好、做什么事都学得很快的她,也成功地让她的生活一直都井然有序,各方面都非常完美。

直到她生了小孩,成为「家庭主妇」,一次还来一对双胞胎。婴儿完全没得商量,也无法控制、难以理解,加上没有人帮她,让雅文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的失序,与自己能力的极限。

「原来,我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到。」

那是极为无力的感觉。

我不见了

「你会感受到很深的失望,不只是对身边的人、对老公,对那些没伸出援手,却意见很多的人;还包含对你自己的失望。」

雅文喝了一口水,顺手优雅地擦掉水杯上的口红渍。

「回头来看,生了孩子之后,真的失去了很多东西。最可怕的是,你突然不认得在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谁,那个看起来两眼无神、蓬头垢面的可怜鬼是谁;然后,你才发现那是你。」她一边的嘴角上扬了一下。

「那时候,我时常觉得寂寞孤单;最孤单的感受,是你发现:你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样子,你自己不见了。」

不过,不习惯让别人失望的雅文,仍然拚了命地做好每一件事:照顾小孩、夜奶、整理家务、做饭……雅文让自己机械式地做好每一件别人期待她「应该」做的事情,直到她撑不下去,失去动力为止。

「后来医生跟我说,我罹患忧郁症。老实说,我很惊讶,我一直以为,像我抗压性这么高的人,不可能会忧郁。原来,我还是过度高估自己的抗压性。」雅文自嘲地笑了笑。

或许忧郁的出现,与其说是雅文自认的「抗压性太低」,还不如说,是在这样忙乱的生活中,没有任何援助的状况下,面对「被迫牺牲掉的自己」,所带来的失落与难受。

天天觉得自己「不好」。那个「好的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还能不能找回来?

这个「忧郁」,虽然一点都不讨喜,但最大的功能,可能是提醒了忙到没有时间难过的雅文,让她有机会好好难受,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

延伸阅读:完美妈妈最可能有恐慌症?花1分钟检测看看

我就是要做到完美,堵住你们所有人的嘴

「过了快一年,我终于决定要回归职场。幸好之前的老闆很帮忙,他愿意让我有几天在家工作、几天去公司。我也找了到府服务的保母,让我在家工作时,一样能专心。这些安排下来,我觉得以前的自己似乎又回来了,好像变得越来越有力气、越来越积极,也越来越快乐。」

「我不但把工作处理得很好,我也要求自己,一定也要把小孩、把家里打理好。我绝对不要让人有机会说,我出去工作,都不管家、不管老公小孩。我就是要做到完美,堵住你们所有人的嘴。」

雅文笑得像个女王。

「虽然我每天都很忙,但我很满意,因为至少我的工作效率回来了,我的成就感回来了,原本的自己也回来了,一切都很好,只是……」雅文顿了顿。

「只是,我开始有购物的习惯,一阵一阵的。突然会有一股冲动,很想买东西,而且花很多钱买,买回来就放着,甚至曾经一口气买好几个几万元的包包……我以前不会这样。」

「发生了一阵子之后,我先生逼我去回去看医生。我虽然百般不愿意,但还是去看了。结果,医生说我有轻微的躁郁症,我会疯狂买东西的时候,就是躁症发作。」

说到这,雅文笑着,叹了一口气。

「听到医生这么说的时候,觉得怎么样?」

我想像,如雅文这么自我要求高,又极为自我控制的人,对于自己的「脆弱」或「失控」,不管是心理上或行为上的,可能都很难接受吧!特别是,原本以为已经控制好「忧郁」症状的她,居然又被诊断成躁郁症。我想,对她而言,医生所做的诊断,或许是一个很晴天霹雳的打击。

「当然是觉得……很惊讶吧。怎么状况不好的时候是有病,状况好的时候,也是有病?」

雅文苦笑,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延伸阅读:不当完美妈咪,够好就可以!

「疾病」的发生,是种求救

对于很多人来说,出现了心理症状,甚至被诊断成疾病,是一件很难接受,也很难不标籤化自己或他人的事情。可能会忍不住想:「是不是我抗压性太低?」「我是真的有病?」等更伤害自己的想法。

不过,身为一个心理师,加上我自己的学派,让我对于心理疾病的看法,多半不太用「疾病」的观点去看这个人或这个症状,比较会用「适应」的观点来看这个症状。

例如,关于一些心理症状,除了体质影响,也或许是目前生活适应上,在面临极大的压力与自我要求,身心无法负荷,却又希望达到意识的期待与要求,于是藉由发展出一些心理症状,来平衡身心,纾解无法说出口的压力。

如果不靠这些方式纾解,也许就有其他内爆的可能。

这样的症状或行为,的确会造成生活上的其他问题,却可能是我们身体与心理,唯一能够和过度努力到没办法注意自己的我们对话的方式,提醒我们:「该好好检视目前的生活,是否有事情不对劲?」

只是,对于事事要求完美的雅文来说,出现的这些症状,就像失控的云霄飞车,一头撞进她的生活,把她所有井井有条的安排,撞得东倒西歪、七荤八素。

也撞出她对「失控」的恐惧与焦虑。

「不能靠意志力、按照自己的标準做到一切的我,还是我吗?」雅文喃喃自语。

●●●

一路追求完美的雅文,或许想要的,就是「够好」:感觉自己够好、够有用,就可以让自己感觉到「安全」。

如果我不够「完美」、不够「有用」,做不到别人的期待,我还是我吗?

延伸阅读:我是「好妈妈冒牌货」吗?妈妈不完美也很好

本文摘自宝瓶文化《过度努力──每个「过度」,都是伤的证明》

买书请至此→博客来

*本网站所发表之文章,均由《婴儿与母亲》及其他相关着作权人依法拥有其法律权益,若欲引用或转载网站内容, 请与本公司来信接洽,违者将依法处理。联络信箱:webservice@mababy.com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